<thead id="hlhtt"></thead>

          <var id="hlhtt"></var>
          <strike id="hlhtt"></strike>

            <cite id="hlhtt"><meter id="hlhtt"><b id="hlhtt"></b></meter></cite>

              <big id="hlhtt"><track id="hlhtt"><form id="hlhtt"></form></track></big>

                廊坊市正泰印刷包裝有限公司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頭條

                資訊詳情

                高溫天感謝奮戰在一線的你

                生活報,供稿:人民資訊2022-08-04頭條927
                生活報訊 (仇建 溫天禹 見習記者劉維娜 記者李丹 欒德謙文/攝) 二伏天已過,哈爾濱室外溫度驟然增加,即使是清晨出門,也會感受到熱浪。桑拿天里,有些人依舊堅守在崗位上,在近百攝氏度的瀝青路上作業;塑綠化、彩化時,再熱也要“全副武裝”;在沒有任何遮擋物的停機坪,堅守在航班保障的最前線……8月2日-3日,生活報記者走到高溫炙烤下的一線作業者身邊,聽他們講述平凡而樸實的工匠精神。動力市政道路工程處馬家君每日4斤水解暑 鋪瀝青時周邊溫度超100℃2日10時許,生活報記者來到香坊區保健路與三合路交口,5……

                生活報訊 (仇建 溫天禹 見習記者劉維娜 記者李丹 欒德謙文/攝) 二伏天已過,哈爾濱室外溫度驟然增加,即使是清晨出門,也會感受到熱浪。桑拿天里,有些人依舊堅守在崗位上,在近百攝氏度的瀝青路上作業;塑綠化、彩化時,再熱也要“全副武裝”;在沒有任何遮擋物的停機坪,堅守在航班保障的最前線……8月2日-3日,生活報記者走到高溫炙烤下的一線作業者身邊,聽他們講述平凡而樸實的工匠精神。

                動力市政道路工程處馬家君

                每日4斤水解暑 鋪瀝青時周邊溫度超100℃

                2日10時許,生活報記者來到香坊區保健路與三合路交口,58歲的哈爾濱市動力市政道路工程處馬家君正在作業。40年的工齡讓他工作起來駕輕就熟,指揮著4名工人利用切割機在水泥路面指定區域坑槽維修?!斑@幾天溫度高,作業時確實很遭罪,后背的衣服早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濕透了,額頭的汗不住地往下淌?!瘪R家君說。

                高溫對作業工人“不友好”,卻對路面維修很有利,利于作業區域內穩固接縫等工序的順暢開展?!皽蕚涔ぷ骶途w后,我們第二天會將瀝青鋪在坑槽內,瀝青基本是180℃左右,那就意味著我們作業時,周圍的溫度起碼在100℃以上?!瘪R家君告訴記者,高溫作業時,他和同事們一天最少要喝4斤水,脖子上降溫的毛巾都能被烈日烤干了,“最多的時候,一天要維修5條街路,要是遇到路面脫皮嚴重的,一條路就要處理5處坑洼區,但為了市民順暢出行,也值得??!”

                園林工人 長袖長褲加帽子 多熱都要“全副武裝”

                3日9時,太陽已經高掛,記者趕到經緯街和新陽路交叉口的新陽廣場綠植帶時,園林工人們已經工作了4個多小時。今年35歲的杜柏權是生產班班組長,“每年從3月中旬開始作業,春整、清樘撥枝、綠地清理、拔除雜草、病蟲害防治,還有澆水等都是我們在做?!倍虐貦嘁贿吳謇黼s草一邊介紹:“一般早上四五點鐘就出發了,六點前進入作業現場,一是為了錯開早高峰,二是減少工人在烈日下作業的時間?!?/p>

                30℃的高溫天,大多數工人都穿著長衣長褲,戴著圍巾帽子,他們蹲在草地里,一點點地尋找雜草,汗水早就順著額頭流下來。當天,記者跟著工人們體驗了一下高溫天氣下拔雜草的工作,蹲在地上幾分鐘后,穿著短褲短袖的記者開始流汗,十幾分鐘后,衣服已經潮濕?!懊刻煲謇泶蟾潘奈迩椒矫椎木G地,衣服脫下來都發硬,因為出汗多。綠地內的蚊蟲太多了,干枯的樹枝也會劃傷人?!倍虐貦嗾故臼稚系膫?,“每個人身上都有大量的劃傷和老繭,我一直怕熱,不穿長袖長褲,胳膊因為長時間暴曬,出現了大面積曬傷,晚上疼得不敢躺床上?!倍虐貦喔嬖V記者,每天單位提供大量的綠豆水,但高溫天氣下依然有些人會中暑。

                “冰火兩重天”里備貨 一天送60多家店

                3日中午,哈爾濱市的氣溫已經高達31℃。在這個高溫天氣下,冰淇淋成了熱銷產品,那你知道隨手買來的冰淇淋是如何運來的嗎?當天中午,記者跟隨冰淇淋推銷員體驗了一把炎炎夏日里的“冰火兩重天”。

                8時許,冰淇淋推銷員鄢德偉已經來到位于道里區龍華路的冷庫,冷庫內溫度為-30℃,在長達2個小時的備貨出貨過程中,鄢德偉和同事們不停地在冷庫和室外之間穿梭。室外搬貨時汗流浹背,進到冷庫卻要穿著棉襖棉褲,溫差超過60℃?!拔覀儼嶝洘岽髣艃毫?,就去冷庫里涼快涼快?!臂车聜バχf:“這個溫差我們也習慣了?!庇浾吒S鄢德偉進到冷庫里,由于溫差巨大,開門的瞬間就有白霧飛起,記者站在門口就能感受到冷氣瞬間侵襲了全身。搬貨時由于過于冰冷,手指凍得僵直?!澳氵@樣正常,我們剛搬的時候好多生病的,輕的感冒傷風,重的就是風濕啥的關節病,天越熱我們賣得越多,但是也越遭罪?!臂车聜フf。

                10時左右出完貨,中午天最熱的時間段,鄢德偉開始送貨,“沒辦法,我們也想早點出來,但是工作流程就這樣,這個點就算早了?!?/p>

                鄢德偉負責道里區附近的商超,一天要送60多家店,由于最近天氣太熱,訂貨量加大,他每天都要工作到22時左右才能全部送完。到每家超市后,鄢德偉都要下車把雪糕搬到店里,和老板進行核對,并預定第二天的貨品。記者跟隨鄢德偉搬運了兩次貨物,中午在炙熱的太陽下,從路邊走到店里,不用搬貨汗水已經流出,而鄢德偉一天的送貨才剛剛開始。

                高鐵通信車間工長潘玉龍

                5分鐘爬45米高塔檢修 金屬梯子曬滾燙

                2日8時40分,記者一行來到哈牡客專第072號基站院內看到,中國鐵路哈爾濱局集團有限公司牡丹江電務段雞西西高鐵通信車間雞西西作業工隊工長潘玉龍已經穿上工服,在工友的輔助下,開始攀爬這座45米高的信號塔。

                據了解,為了動車通信,高鐵沿線設有通信鐵塔,作用與“WiFi天線”一般,通信鐵塔平均高度45米,多設在山間,通行道路十分艱險。今年28歲的潘玉龍負責牡佳高鐵沿線10個基站、11個直放站、8個視頻鐵塔的通信設備調試維護工作。因為身手矯健,這些通信鐵塔的上塔檢修作業,他幾乎獨攬了下來。記者在現場注意到,短短5分鐘,潘玉龍已經爬上45米高的塔頂。

                “我們的塔越往上爬,晃動會越明顯,每爬一段,需要把安全繩固定好?!迸擞颀埾滤?,馬上喝掉了一瓶礦泉水,還要往頭上澆點?!爸饕獧z查方位角、纜線是否破損等,確保高鐵信號通暢,一天能爬兩到三次。有一次夏天中午上塔,當天高溫,爬到60米的塔頂時,體力消耗比較大,連續作業二三十分鐘后,身體出了大量的汗。比地表溫度熱得多,下來之后有點中暑的癥狀?!迸擞颀埜嬖V記者。

                隨后,記者穿上工作服親身體驗了爬塔,在地上看似簡單的攀爬動作,在鐵塔內的金屬梯子上就不那么容易了,抓住曬得滾燙的梯子,手腳并用向上攀爬,需要上肢力量及上下肢協調。記者爬到將近10米高的第一個平臺時,就感覺下面說話聲小了很多,身心高度緊張下,體力消耗非???,記者就此下塔。脫下工作服時,后背已經完全濕透,也喝掉了一瓶水?!跋募九浪欢ㄒ荛_午后的時間,不然很容易中暑?!?潘玉龍說。

                50℃停機坪上 每天檢查200架次航班

                正值暑運期間,炎炎夏日下的哈爾濱機場,沒有任何遮擋物的機坪如同一個露天“烤場”,地面溫度超過50℃,機坪工作人員堅守在航班保障的最前線。

                2日中午時分,哈爾濱室外溫度達到了34℃,對擁有9年機務工作經驗的邱陽來說,夏季的高溫早已習慣,但從他濕透的工裝以及滿頭的汗水可以看出,最近的天氣還是讓他有些吃不消。

                邱陽告訴記者,機務保障部的機務人員需要在過站航班抵達前15分鐘到崗,進行機位適用性檢查。夏季高峰期,他們每天要保障過站航班近200架次,其中半數都要由本場的機務人員按照過站工單上的內容為飛機進行詳細檢查,“過站工單一般都有四五頁檢查內容,每一條、每一項都要仔細審查?!鼻耜栒f。

                從機頭開始,右側機身、發動機、輪艙、機翼、機尾再到左側,一圈下來機務人員的衣服濕透了。滾滾熱浪中的停機坪猶如一塊滾燙的鐵板,同時還要忍受發動機區域的高溫以及輪艙高噪音。如果遇到飛機故障,機務人員還要在酷熱的機坪上“大戰一場”。

                一個過站航班的保障要將近一個小時,工作結束后,機務工作人員會返回休息室稍作調整,但在航班高峰期,他們甚至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耙惶旃ぷ飨聛?,每個機務人的步數在朋友圈都名列前茅?!鼻耜栒f:“雖然長期在高溫下工作,但想到能保障飛機上每個乘客的安全,付出再多也值?!?/p>

                暴曬中工作 一天喝十斤水

                航班落地停穩后,站坪運行保障部裝卸員們按照分工立刻投入到保障工作中,開艙、卸機、碼盤,再裝艙……沒有樹蔭、風扇,為了安全甚至不能戴任何遮陽帽,裝卸員每人一天平均保障航班25班,要在太陽底下暴曬七八個小時,機坪上來回奔走將近20公里。

                在空間狹小且極度悶熱的貨艙內,他們貓著腰、半蹲著身子,將到港的行李貨物一件件地轉卸到拖盤上,再把出港的貨物行李裝上飛機,所有工作要在40分鐘內完成。一個航班保障完畢,勞保服已緊緊地貼在身上,像是剛從水里撈起來似的,來不及休整,便立刻投入到下一個航班的保障中……一天下來,不知道衣服濕透又干了多少回,每人能喝掉十斤水……

                穿水叉鉆涵洞“挖淤泥”

                進入主汛期以來,雞西工務段轄區線路防洪壓力持續增大,這個段管內環山而繞的城雞線,是百年前修建的普速鐵路,每年都會發生不同程度的洪水,而這里的百年涵洞成了防洪的重中之重。

                3日8時20分許,記者一行來到成雞線97.865涵洞旁看到,來自雞西工務段的多名職工,已經穿好水叉在大泥溝里開展清淤作業。記者了解到,這處涵洞是連通山體、林地匯水面的重要泄洪通道。雞西工務段雞西路橋車間養修一工區工長劉純剛,已經在這個崗位上工作十余年了,天氣悶熱,這位身材高大的東北大漢已經滿頭大汗。2020年汛期,由于河道被倒樹堵塞,他穿著水叉站在齊腰的水流中清理倒樹和清泥,一站就是三四個小時,帶領職工提前1天完成工作,在職工心中他可是一名“虎將”?!跋奶鞖鉁乇容^高,洞內空間狹小,機械施展不開,我們只能進去,用小桶把淤泥往外倒?!眲⒓儎偢嬖V記者。

                現場記者發現,進入淤泥中有一種陷入沼澤地的感覺,如果掌握不好平衡,隨時可能跌入淤泥,每移動一段距離,都需要有人相互協助,水面上還“站著”很多大蚊子,高溫天氣下,他們工作的辛苦可想而知。

                據介紹,汛期以來,這個班組轉戰在城雞線的橋隧涵間,已解決了23座涵內清淤工作,消除了汛期防洪隱患19處。

                文章評論

                共有5條評論來說兩句吧...

                home视频在线观看免费